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大清龙棺 > 后记

后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(第一季故事完)对于出书这种事,坦率来讲,是我在动笔之初并没有想到的。对我来说,我想对很多比我更默默无闻的人来说也一样,写作之初的目的很单纯,只是想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,或是写给自己,或是写给某些人。我写这个故事也是为了纪念我的爷爷,爷爷没有我的运气好,没有赶上这个时代。爷爷的故事远比我的要精彩得多,只是因为时代不同,所以,那些事注定只能存在于他一个人的记忆中,最后陪着他去了另外的一个世界。写到这里,我似乎感觉像是完成了一种基因的使命,我想爷爷在天有知,也应该欣慰了。故事写到这里也要告一段落了,虽然还有些遗憾,但是现实总归不是童话,没有那么多的完美,总会有些遗憾。当初决定要写下这一切之前,我曾犹豫了很久,因为这段经历所涉及的很多东西,并不是只言片语就可以说清楚的。有的,甚至根本就没办法能解释明白。直到现在,我仍然经常失眠,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那些事情。梦中不止一次梦到那口古气盎然的青铜大棺,棺身上绕着的那九条神龙上下翻滚,龙吟阵阵,冷风习习,水潭上雾气蒙蒙,似真似幻,而我就呆呆地站在棺前,一动也没法动。很多问题,我现在也没有想明白,也就没办法做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解释。简单些说,我只是尽可能地再现那段经历。只是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做到了这一点。这个故事写到这里,留下的谜团绝不是一个或是两个,我并不想为了敷衍而创作。我觉得,真相是唯一的,所有的未知,都会有真相揭示的那一天,即使不是今天,或许就是明天。而解开这些谜团的人,或许是你,或许是我……舞马长枪2009年8月于北京家中《大清龙棺》的故事可以说是结束了,也可以说仅仅是个开始。从公主岭回到北京后,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几乎天天晚上都会做噩梦。经常会梦见从自己的嘴里突然钻出来一条血红色的大虫子,然后像是蚯蚓似的一拱一拱地又要从鼻孔里爬回去。我赶紧用手去抓,揪住尾巴拽出来后,没想到又从鼻孔里钻出来一条,我惊慌失措地两只手不停地去抓,虫子一条接着一条往外钻……每次我从梦中惊醒时,全身早就被冷汗打透了。漆黑的屋子里,死一般地寂静。我惊魂未定地瞪着眼睛,一动也不敢动,总感觉屋子里除了我自己,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,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真实。真实到我刻意屏住呼吸后,甚至可以听到黑暗中那若有若无的喘息声,有时像在衣柜里,有时又像在床底下,这种恐惧让我毛骨悚然,胆战心惊,整夜都无法入睡。回想起过去那大半年的经历,从蔡家镇到娘娘庙,从偏脸古城到叶赫古城,从二龙湖到公主陵,几经生死的一幕幕像是放电影似的在眼前不停地闪现,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很偶然的机会,我把这段经历在网上以故事连载的方式发表了出来,没想到竟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,点击率很高,很意外地获得了出版商的青睐,最终得已出版。我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作家,这是我以前做梦都没有想到的。更没想到的是,小说在出版后大受追捧,一度畅销,我也因为这部小说从而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状态,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熬夜辛苦了,只要我愿意,天天都是礼拜天。小说连续出版了两册以后,故事终于以一个不太完美的结局划上了句号。出版商似乎嗅到了这类题材潜在的商机,主动邀请我再创作一部与之类似的小说,支付的稿酬也很可观,让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,欣然接受,开始在家全力创作。我没想到的是,创作竟然如此不易,困难到过去了好几个多月了,我还没想好要写什么。我终于发现,其实我根本就不适合干这行。我能写出《大清龙棺》那个故事,并不是我擅于创作,想象力有多好,而是因为那一切都是我的亲身经历,我只不过是如实描述,略作加工罢了,我的这种成功缘于偶然,而这种偶然却是不可以再复制的。敬请期待《大清龙棺》第二季(目前正在创作整理中,最新消息请关注本人微博或是博客),大家追了一年有余了,也坐下歇一歇,好好回味一下,休息好了,准备跟随来亮,大牙,柳叶上路……舞马长枪2012年7月10日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