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异世之儒道圣院 > 终章

终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教那小小乾国知道,吾等南人不是好欺的。”
  
      将扇子在桌上一拍,说书先生喝一口茶,却道:“曾与雨燕归,不忆伤心事。话说那位夏文绝,当年就出生在咱们南国,就在咱们乾龙城。他身高八尺,腰围也是八尺……”。
  
      有人道:“那不是四方形了?我怎么听说,那位夏文绝乃是官宦之家出生,后来家道中落,父母皆亡,在咱们乾龙城整日醉生梦死,直到后来幡然醒悟,一年之内就成了大学士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说书先生是个老头,吹起胡子道:“是你在说还是我在说?想听就听,不听拉到,还脾气了你。”
  
      周边茶客纷纷声讨老先生:“老先生,我看你也是个读过书的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废话,要是老夫没有读过书,怎么能在这里说书?”说书老先生很不满,觉得自己被小觑了,差点指着说话人开骂。
  
      旁边的食客看不下去了,纷纷道:“你这说书人,说哪门子的书?怎么还兴往外赶人了?说得不好你就应该改进,怎的兴叫人爱听不听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是否我等给钱也是爱给不给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没有道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书人也不恼,自己翘起二郎腿,将扇子在桌上一拍:“尔等不给钱就算,话说自古说书,给钱全看你等爱给不给,老夫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哪门子的道理,就兴你们爱给不给,就不兴老夫说你们爱听不听?”
  
      一段话骂完,老家伙“唰”的打开折扇,那扇面上画着一间学堂,学堂前有数位学子在念书,学堂的背景,则是涛涛无尽的号江。
  
      这扇子画的,有点眼熟。乾龙城居住的老人们皱皱眉,忽然想起“是了,不就是号江边上那个传奇的学堂吗?当朝丞相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。”。
  
      耳听说书人道:“这柄折扇,诸位可看了仔细。画的乃是应天学堂,那可是夏文绝亲自挂名院长,我曾有幸与其为友,得蒙看重,他为我绘制了这柄折扇。”
  
      人群算是看出来了,这老头就是一个半疯癫的家伙,夏文绝替他绘制的折扇?这是在说笑呢!不管他说什么,俺们就当做听一些杂事便算,何必与其争执甚么,不丢份么?
  
      人们不再理会这个老头,专注的对着自己桌上的酒菜,偶尔和身边朋友谈笑几句,乐哈哈的看老头一眼。
  
      在这样的气氛中,两个年轻人进入了这家酒楼。
  
      “醉红秀”
  
      就是这家酒楼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这两人气度不凡,身穿灰白色的儒生服。即便他们尽量的掩饰,还是没法掩饰身上那种略微焦急的情绪。
  
      两人来的突然,连随从也没来得及交待一声,回去后,那是少不了挨上面的那人骂了。
  
      摇着头,他们随意选了一张靠窗的桌子,店小二勤快的跑来,他二人中一人道:“上一道烩三江,来几壶好酒。”想了想,他道:“再给说书的那位老先生送一壶好酒,一份烩三江,要是他有什么要求,你听他吩咐就好,不必在意财物,我自不会少你。”
  
      店小二一愣,随后点点头,下去准备吃的去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两人坐下,对着说书的老先生微微欠身,算是见过,安安静静的听老先生说起书来。
  
      “话说那四方形,不对,那夏文绝他自幼孤苦,幸好有老夫照应,否则……咳咳!别一个个举着杯子,老夫只是……老夫不说这一段了,说说下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话说那夏文绝年少风流,身边有两个红颜知己,一个叫念华裳,是咱们乾龙城太守的女儿,虽双目失明,却长的国色天香。此女精通音乐,素手抚琴可引鸟兽伏听,端的是一代大家,若是生在乱世遇上个昏君,必然是能祸国殃民的那种人物。”
  
      有人问道:“那念华裳我们可没见过,倒是听老人们说,她确实美丽,却还不到祸国殃民的地步吧?”
  
      又有人补充道:“倒是十六年前的那场大战,有一个神秘女子前来寻找夏文绝,我却见过,只远远地看了一眼,差点就魂魄也被勾走了,那才是绝色天香,祸国殃民。只是不知道,那位姑娘,可是夏文绝的红颜知己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女子很多人都见过,端的绝世无双。但我怎么听说,那女子是妖怪,是蛇妖还是猫妖来着,会吃人的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:“那分明就是一只狐狸精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对,是凤凰仙子……”
  
      烩三江做法简单,只是对材料的要求极高,刚上桌的热菜,那两位靠窗的年轻人举起筷子,听到那位神秘的女子,手一顿,其中一人连筷子都掉了地下。
  
      店小二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,不知怎么地,今儿来人特别多,这不,门口又来客人了,忙碌之下,也顾不得和这两位客人说话,只是连忙拿了一双干净的筷子送上就离去。
  
      怪事年年有,说书人那等穷困,也兴倒贴钱上楼说书。
  
      那位老先生要不是付了钱,就凭他胡说八道,早就该被赶出去了。只是可惜,有言在先,这是赶也赶不得,请也请不走,掌柜也没法子,只能任由他胡说八道。只希望酒楼的生意,别被这老头影响了罢!
  
      说书的老头可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自己清清嗓子道:“那念华裳与夏文绝有半师之谊,曾在南都教夏文绝学习音律,彼时可谓红袖添香,却遭尽满城敌视,因何致此,这话却要从那夏文绝进入南都时说起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省省吧你!这世上哪个不知晓夏学士的事情,他华盖南都,力挫群英,那都是大家伙听习惯了的,你就不能停停,让大伙吃个安静饭?”
  
      说话的人原以为会受到众人附合,扭头发现,附和自己的寥寥无几,大多数人都盯着老头,似乎对他说的很感兴趣。
  
      老头瞪了那人一眼,想了想:“掐过,这一段不讲了,反正老夫也不清楚。”接着他就像看电影快进似的,将这一段带过,说起下一段:“说那念华裳,千里追寻夏文绝。当时夏学士被谢相使那掌中神通送回了乾龙城。乾龙城正值大乾进兵,可谓是战旗连天,兵荒马乱,咱们李太守送女儿去南都,本就想让女儿逃过此劫,只是乱世之中,哪来的安全,就连南都,也被隐藏在顶着交流名头队伍中的乾相害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南都大乱,一个女子在那等战乱中,不辞辛苦千里迢迢的返回乾龙寻夏文绝,也是万里寻夫般的传奇故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好好一段被战乱逼迫无奈的故事,在他嘴里演绎出不一样的颜色,为那个战火年代染上了不少儿女红尘味道。不过倒符合了众人八卦心理,不由对这说书人说的故事有了几分兴趣。
  
      “却说那夏文绝,此时硬是到了大夫文位,这般快的晋升速度,自古未曾听闻。他那般的绝代人物,自然是乾军奋力追杀的目标,借此他设一计,将大乾水师中的高端战力引走。古来知晓,大乾的水军,呵呵!那就是打不成器的孩子,没了撑场面的一位大学士以及七位大夫,乾龙水师那真是不经打,被杀的落花流水,追击百里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话说的不对,那时候还有朱子语,谢文,还有姚血呢!要是没有他们,仅凭夏文绝一人,未必能吸引走对方大学士。”
  
      这倒是实话,问题是现在说书是要突出主角,什么是主角懂不懂?老头很轻蔑的看对方一眼——此等小角色,徒逞口舌,以显示自家渊博,不屑与之言。
  
      “大乾水师一溃千里,这渡江基本就成为了笑话,乾龙已经无城破之忧,但对于南都的形势,却是有心无力,南都倒是没什么大的损毁,只是谢相已经死,只需待乾相返回,至号江而与我等隔江而望,那时候,谁又能阻止一位大儒可怕的破坏力?”
  
      “此等计划原本是万无一失的,杀了南国年青一代的天才,暗杀谢儒,高端战力缺失,年轻人无法成长起来,一百年后,谁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南国,谁还愿一肩挑复国大业,毕竟,咱们百姓只期待安稳的生活而已。说句大逆不道的话,只要有口饭吃,谁管上面人是谁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说的真是大逆不道,大家纷纷低头,装作吃饭,那话,咱可一个字也没有听到。
  
      说书老头兴致勃勃,顺手接过小二送来的烩三江,似乎一点也不吃惊,稀里哗啦吃了几大口,听着他吃东西的声响,所有人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几年没吃过饭的流浪汉,一边吃,一边还道:“乾军水师大败,这中间众人牵挂的只有夏文绝了,在世俗眼光看来,他要是死了,这场胜利未免有些得不偿失,毕竟一个有望成为大儒的人物,自然比一城得失更重要。”
  
      好家伙,这话说的,嘴里塞满食物还能说那么清楚,说书的果然有两把刷子。忽然老头“呔”的一声,喷出满嘴食物:“我与诸位介绍介绍,门口现在进来的人正是当朝兵部尚书朱子语,和他一起进来的乃是谢文,吏部尚书。”
  
      刚刚踏入酒楼的两位年轻人一愣,万万没想到刚刚进来就被识破身份,不过二人经历无数大风大浪,此等小小场面可难不住他们,神情自若的坐下,要了酒菜,仿佛没有听见老头说的话。
  
      周围一桌食客对两位尚书道:“两位可不要听老头胡说,他,”指指脑袋“好像有点不正常,刚才还说他照顾夏问之,否则夏问之就饿死了,这话说的,可是好笑?”
  
      很多人把说书的老头当做了疯子,已经不相信他说的话。朱子语和谢文并不在意,对着邻桌拱拱手:“多谢。”
  
      老头好像来了兴致,继续介绍道:“看见靠近桌子的两位没有?那两位可是应天学堂走出来的人物,一个叫陈舟,是当朝丞相,一个叫刘英,是副相,好没有出息,当年谢儒一个人干的事情,这两还要两人才能干好。”
  
      酒楼落针可闻,谁都无力吐槽老头那张嘴,连坐在窗边的两人也只能苦笑。
  
      在大家看来,他两根本是没法和老头说话的表现。
  
      谁也不信当朝丞相与副相会来此吃饭,丞相府的菜肴,比这里精致的多。一国之相,安危自重,这两位身边可没有任何护卫出现。
  
      胡说八道的的老头看周围人都不信,怒道:“看什么看?你们都不信是吧!”他跳起来一张张桌子指过去:“这位是乾龙大将军白不丁。”
  
      一个壮硕的汉子苦笑,胡乱的向四面拱拱手。
  
      “第二张桌子,这位是姚血,南都书院院长。”
  
      文静的少年没有丝毫动作,喝着酒,多余的反应一点都欠奉。
  
      “第三位嘛!名叫颜子杰,这位是礼部尚书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有这位……这位……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圈走下来,半间酒楼的人都介绍完毕,全是南国各种封疆大员,要部官吏。
  
      简直是比他说的书更加让人无语,整个南国大半的官员聚集在此,真是好笑。莫非这天下不需要有人治理了吗?还是整个南国都已经政务瘫痪,大家都没事上酒楼来吃酒。
  
      小小的酒楼,汇聚一国大员,最传奇的话本也没这么写过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相信,大伙都在看疯子。
  
      老头有些愤愤不平,但没辙,毕竟此事太过玄奇,谁信呢!要不是他自己是局中人,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也罢!也罢!世人多愚昧,何曾有醒酒人求着醉酒人相信自己,那不过徒费力气罢了。他坐回桌子上又开始说书,依旧说的是南国平乾王夏弦的故事。
  
      新历,天南王历一年,天子南中平依旧在位,南国最大的不同就是多出了一个平乾王夏弦,以及,几乎灭了大乾。
  
      而对于某些人来说,这是个疲惫的十年,是个哭泣流血的十年,还是个,崛起的,十年。
  
      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,一位少年般的人物跨过酒楼门槛,少年并不俊俏,但身上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他除了一身长袍,身上空无一物,没有折扇,没有玉簪,也没有随从,甚至连笔盒都没带一个。
  
      看样子是个读书人,但打扮却不像读书人。
  
      虽然样貌很平凡,不知为何,整个酒楼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那位少年。
  
      说话声,猜拳声,作诗吟诵的声音,全都停止。半秒钟后,说书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那夏文绝拼死作战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七天之内,居然和另外两个同伴配合杀了大乾追杀的大学士,以及七位大夫。大乾震动,天下皆惊,至此,大乾是必杀夏文绝不可了。那样一个人物,要是活着,哪怕灭了南国,大乾的江山不见得能坐安稳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说书人的声音中,满楼所谓的大官大将纷纷起身,对着门口的少年抱拳欠身。就像是得了什么统一的命令,他们只是看着少年,却不说话。
  
      过了数秒,门口的少年同样抱拳行礼,他温和的声音在酒楼中响起:“你们不必这样的,我真的要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让很多人动容,有人暗暗欢喜,也有人默默发愁,还有人想开口挽留,最终只嘴唇开合两下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众人情绪顿时五味纷杂起来,就连单纯只是来吃顿饭的食客也发现了不对,似乎,这群人有什么故事啊!
  
      当今天下太平,这些八卦最受人欢迎,不是俗话说“乱世看拳,盛世看戏”吗?,这不就是一场大戏?食客们来了心思,要结账的也点了几个小菜,坐等好戏登场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也不在意被围观,其中一人看了周围一眼道:“此地非尔等能久留之处,此事非尔等可知。”
  
      看食客们没有动作,那人拿出一副画卷,一抖。坐的满满的酒楼顿时空空如也,只有等待看好戏的食客目瞪口呆,那不就是,画界。
  
      我勒个擦,原来我刚才和一群大夫,甚至大学士级别的人坐在一个酒楼里吃饭。这简直是,无上的荣耀来着。
  
      说书人的声音依旧,但原本拥挤的大厅,现在已经没什么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